中国最大问题是儒表法里:法家鼓吹为了皇帝杀爹

编辑:凯恩/2018-11-24 22:54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儒表法里,落实到行为上就是满嘴仁义道德,整天做男盗女娼的事。中国形成的也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斯大林和秦始皇确立的一种价值,及排挤了西方的,也排挤了儒家保留下来的一些贵族传统,礼崩乐坏。法家就是鼓吹:为了皇上可以杀爹。

  秦晖:我觉得儒家正是因为过去两千年中大家都讲,所以变得非常泛化,西方到处都是基督徒,但是基督徒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儒家也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变化,首先要简单讲一下儒到底怎么回事儿?这里我要说,有很多人用圣人语录讲,这很必要,但很不够。需要吸取新史学的一些做法,我们谈一些言论要放在当时历史背景看。儒家讲的简单一点,在一个独特的时代,我们讲从周秦之变,西周贵族时代转到秦皇帝专制的时代。而且早期的儒家包括孔孟,对导向后来秦建立的过程非常不满。我们知道反儒的人儒家是反必倒退。早期儒家这一点的确很明显,尤其是最近出土了一个祖嗣,这一套东西和我们今天讲的有很大的不同。

  儒家强调的是什么呢?照我看来,就是用熟人社会、亲人社会的伦理原则抵制陌生人社会中的强权原则。大家知道,原始儒家非常强调父子的关系,当然也用父子的关系外推君臣关系。原始儒家说这种关系的时候,从来只是说君臣关系应该变得像父子关系,但从来没有说军陈就等同于父子关系。儒家没有什么平等自由的观念,儿子是要听父亲的,这点很明显。但我们也要知道,一般情况下,父亲都会爱儿子的,替儿子着想,这不是制度制约,这是人类独有的亲情。

  我们可以说人儒道德熟人、亲人社会里的确管用,这也可以理解,即使西方社会也不会一个家里需要民主选举父亲,也不需要对父亲实行三权分立。到了周秦大一统的时候,儒家就败下阵来,被法学取代了,我们最近讲的焚书坑儒,经过了儒家的渲染,其实秦始皇焚书坑儒也不光是儒家一家。的确如果从周秦一变来讲,的确这两家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后来创造出来这么一个理论,所谓儒法之斗持续了很长时间,是站在法家的立场上批评儒家的,但这也不无道理的。在中国的2000多年中,的确有所谓的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的声音,这种声音经常是传统儒家的符号作为包装的。

  到了近代的变革时期,我们往往忽略了一点,就是在民主自由这类学问传入中国,最早起来欢呼、介绍、传播恰恰就是讲的儒法斗争中的反法之儒,对秦治非常不满的国家。很多热心介绍西方的人,是把西方描写成其实老实说,吸引他们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他们认为西方那是一个仁义之邦,其实就是孔孟那个时代讲的,自汉以后,中国文明日益被灭,西方叹息独善其身。有句名言2000多年前来自赢政,秦始皇以来的政治就是强盗之政。说这是襄垣,什么是襄垣?讲的简单一点是趋炎附势,谁强势就跟谁。那么谭嗣同说,到现在越发不可收拾了,一大棒法家在那里执政,儒家还有什么希望呢?因此那些人反法之儒是非常希望引进西方的先进制度,来解放中国的文化。

  这个现象之后发生了变化,其中有一个因素,戊戌之后中国学习西方,经过日本这个中介,和中国的背景和不一样。他们把周秦之变这个解释进入中国之后,这个时候反而形成了一种西学和法学的对立。

  后来中国形成的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斯大林和秦始皇确立的一种价值,及排挤了西方的这种,也排挤了儒家保留下来的一些贵族传统。礼崩乐坏,法家就是鼓吹为了皇上可以杀爹。

  反省这段历史,实际上我本人并不不认为儒家那么神奇,老实说中国要走现代化,主要的障碍到底何在呢?以及克服主要障碍过程中,我们应该吸取什么资源呢?我觉得我们现在确实应该反思一下,我觉得儒家并不是有些人讲的那么神奇,也不想有些人讲的那么险恶。但是他也不是妨碍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障碍,而且在中国人人都讲儒家的时代,实际上儒家已经变得内部矛盾很大,在我看来口口声声讲儒家的人,他们的假想敌不同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在我看来很多儒家,包括孟子,谭嗣同等人,基本上可以归纳为反法徒,他们的假想敌是礼崩乐坏产生的产生了霸道的皇帝专制。这就造成了中国人的人格分裂,我们叫做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如果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仅仅讲的是思想的话,我觉得还不要紧,因为老是说,人性中有些邪恶的东西,这个东西很难完全避免。我们不能指望一个人满嘴仁义道德,满脑子也只有仁义道德。但中国过去有一种最可怕的人,满嘴仁义道德,成天做男盗女娼,还不是想象而已,由于权利不受制约,而不仅仅是想坏事,而是做。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儒表法里,落实到行为上就是满嘴仁义道德,整天做男盗女娼的事。我们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很简单,经历几千年来人类确立了一些共同财富,不管叫做普遍思想价值也罢,或者普遍真理。我们总是认为我们信的这套是对的,现在发生了变化,有很多人缺乏信仰上的信任,我也不讲什么普遍真理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只是西方人的民主,其实这个东西我觉得你说他违背了马克思主义,那马克思主义就非常讲传统,尽管解放传统的做法是不是能成立是值得考虑的,但至少是一种有眼光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确是应该这样,一方面继承我们国家过去的一些好的东西,这里我要讲,在中国当前所谓好的东西肯定是有助于中国,脱离秦治,走向政治现代化,也就是说从孟子一直到反法制度所弘扬的价值。另外一方面我们先进的一些政治文化,也可以这么说。使我们中国传统文化能在现代化的改造中能够再一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就讲这些,谢谢。